华为鸿蒙的进击: 跳脱安卓赛道

  • 时间:
  • 标签:

作者:李娜

2019年10月上旬,在与谷歌有限合作后的第五个月,华为召集全球2000多名工程师齐聚华为东莞松山湖公园,为谷歌移动服务(GMS)的缺口进行紧急“补胎”。这次会议,后来被称为“松湖之战”,被认为是华为成立以来规格最高、参与人数最多、挑战性最大的内部资源合作,也是华为打造移动应用生态平台的里程碑事件。

华为消费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回想起来,当参与战斗的同事听到“淞沪会战”的消息时,眼泪都快下来了。华为人就是这样,越难越难,越不会服输。

张平安的另一个身份是松湖战役中HMS(华威移动服务)核心(core)核心开发团队的领导者,这场战役的最高领导者是华为轮值主席徐志军。几个月内,成千上万的工程师放下原来的工作,专注于一个出口:建立一个独立于他人的生态系统,其中包括HMS移动应用生态系统服务和鸿蒙OS等重要内容。在华为看来,HMS生态的建设和发展是智能终端恢复海外销售的必要条件,也是鸿蒙OS成功的基础。

2020年,美国施加的制裁不会减少。在失去谷歌450天后,华为和华为签订的协议很快将在年底到期。华为不再有“幻想”,备胎转正的时候到了。

9月10日,在松山湖公园,华为消费业务CEO余承东在华为开发者大会2020(Together)主题演讲会上正式宣布,华为智能手机将于2021年全面升级,支持鸿蒙2.0操作系统。同时发表了几个看似不起眼的数据:HMS Core 5.0的开放能力从去年的14个套件增加到56个套件,API(应用程序接口)数量从885个跃升到12981个。目前全球已有超过96000个应用集成了HMS Core。

虽然9.6万这个数字离近300万GMS应用的数字还很远,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华为不到一年的时间给出的答案。

“没有人能熄灭星光。每一个开发者都是华为想要聚集的明星之火。”余承东表示,生态系统建设难度很大,但目前的发展速度超出预期。在180万开发者的支持下,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系统正在崛起。

“被逼出来的”鸿蒙升级2.0

据记者了解,华为从2012年开始规划自己的操作系统“鸿蒙”,但最初并不是为了手机使用,而是为了切入物联网市场,比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等,因为它可以实现5毫秒以下的精确控制延迟,甚至可以达到毫秒到亚毫秒。华为创始人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希望继续使用全球公众开放的手机操作系统和生态,但如果美国限制使用,华为也会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

但是对操作系统和生态的攻击,和高端芯片的突破一样困难。自去年出道以来,华为一直在鸿蒙系统这个话题上保持低调,尤其是在手机业务上。

第一财经了解到,一方面鸿蒙还需要“进化”。鸿蒙虽然去年公布了1.0版,但主要用于华为自己的产品,引起外界的嘲讽。这是一个“PPT”上的操作系统,华为需要时间让操作系统运行。另外,HMS开发者的移动生态系统数量还处于起步阶段,外界了解华为的决心需要时间。

另一方面,华为仍希望与谷歌恢复合作。此外,由于华为与谷歌签署的许多协议,如MADA(移动应用发布协议)尚未到期,华为仍有一些配备GMS的手机没有通过海外渠道销售。如果鸿蒙强行装在手机上,双方关系就毁了。

“如果协议没有结束,我们就不能违反合同规定的义务,履行合同。”华为软件部总裁王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王表示,去年鸿蒙1.0发布后,华为收到了很多反馈。真正需要成为生态系统和操作系统的不仅仅是技术。“没有编程框架,没有编译器.如果没有工具,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生态系统,这些核心组件共同构成了系统软件和生态。有了这些根,我们可以基于这些根开发出惊人的应用程序,我们的生态也可以成功。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洪猛迈出了第一步。”

所以在这次开发者大会上,鸿蒙带来了“分布式软总线、分布式数据管理、分布式安全等”的功能在2.0版本中,又发布了一个自适应的UX (User Experience)框架,让开发者可以直接联系数千万的设备和用户。

“接下来,鸿蒙OS将正式开源,开发者将获得模拟器、SDK(软件开发工具包)和IDE(集成开发环境)工具。2020年底,我们将首先向国内开发者发布面向智能手机的鸿蒙OS beta版。”余承东说。

与安卓不同赛道但与谷歌终有碰撞

在这次开发者大会上,余承东公布了鸿蒙OS的开源路标:“从9月10日起,鸿蒙OS将为大屏幕、手表、汽车等128KB-128MB终端设备开源,2021年4月将为内存开源。128MB-4GB终端设备将在2021年10月后开源。”

虽然外界认为鸿蒙是安卓的替代品,但鸿蒙的野心显然在更大的领域,不仅仅是手机。

据悉,鸿蒙OS 2.0已经支持第三方设备,这是华为打造鸿蒙生态的关键一步:向南方硬件厂商开源,向北方应用厂商发展创新。

据第一财经记者报道,美的、久阳等公司即将发布搭载鸿蒙OS的家电。目前有20多个产品类别,共有1200万个第三方产品支持鸿蒙系统。

华为消费BG软件开发副总裁杨在媒体沟通会上表示,一年之内,华为自带设备配备鸿蒙系统的装机容量超过1亿,配备鸿蒙的第三方设备的装机容量也超过1亿。换句话说,华为希望到2021年鸿蒙OS设备数量达到2亿。

简单来说,Android是手机操作系统,而鸿蒙可以在手机、电视、手表、汽车、智能家居等各种终端上运行。

为了实现多终端操作,王成举了一个“活字印刷”的例子:鸿蒙系统解耦成上万个模块,每个模块相当于单个字符字体。这些模块可以根据需要进行排列组合,鸿蒙系统可以大也可以小,可以组成大系统,可以进入复杂设备,也可以组成小系统,在简单设备上运行。对于开发者来说,鸿蒙OS给了应用一个脱离单一手机硬件限制的机会,为新一轮的创新铺路。

另外,相比安卓,鸿蒙是一个更轻的选择。“系统中安装了Android,最少需要1G内存,鸿蒙最少只需要128KB的内存。安卓需要4核CPU,一个鸿蒙就够了。”这使得鸿蒙设备的成本更低。

但在鸿蒙瞄准的物联网和车载操作系统领域,包括谷歌在内的很多巨头也在加紧布局。此前,谷歌推出了自己的紫红色系统。同时,谷歌还推出了基于安卓的汽车安卓汽车操作系统。

有关鸿蒙的疑问与未来

任仲任重道远。谷歌的安卓不仅仅是一个系统,更是一个订单。这个平台有很多开发者,是一个全球性的平台生态。

华为消费业务全球生态发展部总裁王告诉记者,生态建设的挑战是多方面的。

“全球数百万个应用程序,从哪里开始?哪个API调用能力最强,哪个是开发者的痛点?你不能把所有的队伍都分散开来,然后把他们都分进去。”王表示,团队不仅要分析,还要与开发商沟通,所以有很多的访谈,这样才能找到正确的方向,更好地利用有限的资源。否则,投资数万名R&D工程师可能是不够的。这是一场混乱的战斗,所以这是第一个挑战。

在他看来,第二个挑战在于如何让开发者“写几行代码,按一个键”,把华为的HMS Core嵌入到他的代码中。

另外,生态最难的不是技术,而是利益分配。“利益分配比技术更具挑战性。目前华为还在探索。”王告诉记者。

从长远来看,填补芯片的空白或者加速操作系统和移动应用软件的迭代都是一场硬仗。9月15日美国新一轮禁令生效后,华为需要面对更加残酷的市场环境。

  • 浏览: 19
  • 来源: bet9九州体育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